北京豪斯胜达技贸有限公司
当前: 美国百乐 > 脑干听觉诱发电位
X关闭

 

美国Bio-logic脑干听觉诱发电位(AEP)


 

 

 

产品概览  

 

Bio-logic公司生产的Navigator PRO 听觉脑干诱发电位诊断系统,是目前市场上基于视窗系统操作,功能最全的产品。我们的AEP系统可提供全部诊断图像,有无限次的波形同时显示的功能,可在视窗上回放多重数据采集,Navigator PRO AEP可以在采集数据的同时,对数据进行分析,可以一直观测EEG,在采集病人数据同时可以对另外一名病人的数据进行全部的分析,操作人员甚至可以打开病人的历史数据进行分析比对。
   AEP的功能包括:
   Click声的听觉脑干诱发电位、
   短纯音听觉脑干诱发电位、
   潜伏期功能、中潜伏期反映、听觉延迟反映、
   电刺激听觉脑干诱发电位、
   前庭肌源诱发电位带有EMG校正,
   耳蜗电图
   附加的软件模块和硬件模块使得系统的功能在这专业的测试平台上得到充分的扩展。
   
Bio-logic
脑干听觉诱发电位(AEP)的特点:
设计特点
I
.独特的刺激特性
缓和变化的刺激强度(当检查开始和结束时,刺激强度渐进的增加和降低,从而减少给患者在安静环境中带来不适应感——因为突然的大幅度刺激强度会给患者带来惊吓)

支持自定义刺激模式
(您可以在听觉诱发电位检查中应用您自定义的刺激模式,同时支持对P300检测中的两种声刺激信号进行自定义,可以独立为两种刺激信号校准)
II
高级数据采集功能
顺序测试
——可以将多种方案进行链接,当一种方案测试结束可以自动开始下一方案测试。
自动电极切换功能
——消除了当更换检测耳时,重新放置参考电极与地极的烦恼。
残差噪声计算功能
——检测中根据残余噪声自动调整平均次数而不是一概的应用同一种平均次数从而达到波形的优化。
Fsp计算
——在采样的过程中,有一段专留给用户的时间,可以对ABR波形进行在线分析,根据特定的标准,决定是否已获得可靠的诱发电位波形,停止叠加。
分别记录不同极性刺激的诱发电位波形
——可以同时或分别现实疏波、密波或交替波刺激所诱发的波形。对于可以听神经病的患者,可以提供方便的工具检测耳蜗微音电位。
III.数据分析特性——
多重界面波形显示功能;数字化滤波器功能;多时段显示功能;多次检查回顾功能等
IV.个性化选择——
可以根据个性化需求制定数据采集方案;具有功能强大的患者数据库;灵活的报告格式;用户自定义“正常结果”模板等。
独有功能特点
美国Bio-logic脑干听觉诱发电位(AEP)除具有听性脑干反应(ABR)、耳蜗电图(ECohG)、电刺激听觉脑干诱发电位、40HZ相关电位等功能外选配独特的“耳蜗积水分析掩蔽程序”、“听觉处理生物学标志(Bio-Map)”等功能。大家对听性脑干反应(ABR)、耳蜗电图(ECohG)、40HZ相关电位等基础功能都是比较了解的,所以我们在下面主要介绍电刺激听觉脑干诱发电位(EABR)、“耳蜗积水分析掩蔽程序”、“听觉处理生物学标志(Bio-Map)”的应用。
I.    
听性脑干反应(auditory brainstem response ,ABR)测试
通常给复筛不通过的儿童进行听性脑干反应(auditory brainstem response ,ABR)测试,ABR 是声刺激引起听神经和脑干各级神经核的电反应,能表达出耳蜗、听神经和脑干听觉通路的活动,上世纪70 年代即应用于临床听力检查,是一种客观的听力测定方法。一般采用短声刺激,从头皮电极上记录由听觉通路传导的电位活动,通过测量波形、波幅和潜伏期分析脑干的功能和听力受损的程度。使用这种技术作为听性反应阈值的量度时,短声诱发的ABR 在1000~4000 Hz 频率范围的听敏度呈高度相关,一般以能引出可重复的波Ⅴ的最小声压级作为ABR 的阈值。目前新生儿听力筛查标准一般为ABR 阈值≤35 dBnHL。当不存在外周(如中耳或耳蜗) 听损伤的情况下,ABR 能检查出听神经病和神经传导异常。通常让儿童口服水合氯醛使患儿入睡,在患儿用药入睡后约需30-45分钟进行测试。当患儿入睡后,分别于耳后、前额、头顶中心皮肤放置电极,同时注意不要伤害和惊醒患儿,然后戴上耳机。耳内给出不同的短纯音和短声,通过电极将记录听神经对这些声音的反应,并以图形的形式显示在计算机屏幕上。包括镇静过程在内,此过程约需2小时。
ABR 用于新生儿听力筛查的优点: ①能同时反映从耳蜗到听觉脑干中枢的整体情况; ②具有可靠的阈值; ③可观察到新生儿听觉通路的发育情况;④结果客观、不受被检者年龄、合作性等的影响,是婴儿和低年龄儿童进行听力评价的首选方法。
ABR 用于新生儿听力筛查的局限性: ①在刚出生的新生儿阳性率较低,一般到3 个月后听觉系统发育比较成熟; ②耗时较长,40min 以上; ③要求婴儿安静或睡眠状态。因此作为筛查方法有局限性。
II
.耳蜗积水分析掩蔽程序(CHAMP)
耳蜗积水分析掩蔽程序(CHAMP)可以筛查耳蜗水肿的存在,常用于美尼尔氏病检查——病人有耳蜗(内淋巴囊)水肿的自发性综合病症,同时伴有偏头痛性眩晕、耳鸣、波动性听力损失及耳涨或耳压感觉。
III
.听觉处理生物学标志(Bio-Map)
听觉处理生物学标志(Bio-Map)主要是用于诵读困难(Dyslexia)、中枢听觉处理障碍(Central Auditory Processing Disorder (CAPD))、特殊言语损伤(Specific Language Impairment)、学习障碍(Learning Disability (LD))、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ADHD))等疾病的分析,有相当一部分8—12岁儿童学习困难都是因为这些因素引起的,而以往对于儿童学习困难疾病的诊断和治疗都主要考虑为心理疾病,通过研究发现有30%的诵读困难(Dyslexia)、学习障碍(Learning Disability (LD))、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的儿童是因为有听觉中枢处理障碍,如果这些儿童按照心理治疗方法来治疗是无法达到治疗目的。
IV
.电刺激听觉脑干诱发电位(EABR)
电刺激诱发的听觉脑干诱发电位(EABR),可分为术前EABR和术后EABR。术前EABR测试即指鼓岬电刺激EABR,随着人工耳蜗技术的发展,由于鼓岬电刺激主观行为学测试存在局限性,客观鼓岬电刺激听觉脑干反应(EABR)测试在临床中显得越来越重要,能够指导人工耳蜗植入病例的选择和植入耳侧别的选择,能够避免植入无效现象的发生,提高耳蜗植入的成功率。人工耳蜗术后的EABR测试对植入人工耳蜗的效果可以客观评价。
V
 美国Natus公司Bio-logic脑干听觉诱发电位(AEP)还可以根据用户的需求加入筛查型耳声发射(OAE)、诊断型耳声发射(OAE——SOAE、DPOAE、TEOAE)及多频稳态测试等功能。
脑干听觉诱发电位检查(AEP)的临床意义:
美国Natus公司Bio-logic脑干听觉诱发电位(AEP)系统采用模块式的功能选择模式,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要求选择功能搭配
脑干听觉诱发电位检查(AEP)用于听力障碍的确诊、定位诊断;评估患者从外耳到脑干听通路的功能,常用于新生儿及婴幼儿听力检查、器质性聋和功能性聋的测定;耳蜗积水及听神经瘤等疾病的诊断。
1.判断婴幼儿的听力情况及脑发育情况:如小儿是否因听力因素所致不会说话,观察脑瘫、新生儿高胆红素血症对听力的影响等。
2.检查不合作患者的听力:如癔病、诈病等。
3.早期明确脑干功能损害:如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所致的眩晕。
4.耳毒药与外周神经损伤。
5.后颅窝肿瘤:如小脑桥脑角肿瘤、脑干髓内肿瘤。
6.脱髓鞘疾病:多发性硬化等。
7.脑干血管病:脑干出血、脑干梗塞。
8.遗传变性病:以周围神经、小脑为主的。以中枢神经为主运动神经元病等。
9.神经系统病征:耳鸣、面神经麻痹等。
10.昏迷与脑死亡。
11.急性颅脑外伤的监护和预后判断。
12.监测昏迷和确定脑死亡及手术中监测。
产品概览
   Bio-logic公司生产的Navigator PRO 听觉脑干诱发电位诊断系统,是目前市场上基于视窗系统操作,功能最全的产品。我们的AEP系统可提供全部诊断图像,有无限次的波形同时显示的功能,可在视窗上回放多重数据采集,Navigator PRO AEP可以在采集数据的同时,对数据进行分析,可以一直观测EEG,在采集病人数据同时可以对另外一名病人的数据进行全部的分析,操作人员甚至可以打开病人的历史数据进行分析比对。
   AEP的功能包括:
   Click声的听觉脑干诱发电位、
   短纯音听觉脑干诱发电位、
   潜伏期功能、中潜伏期反映、听觉延迟反映、
   电刺激听觉脑干诱发电位、
   前庭肌源诱发电位带有EMG校正,
   耳蜗电图
   附加的软件模块和硬件模块使得系统的功能在这专业的测试平台上得到充分的扩展。
   
Bio-logic
脑干听觉诱发电位(AEP)的特点:
设计特点
I
.独特的刺激特性
缓和变化的刺激强度(当检查开始和结束时,刺激强度渐进的增加和降低,从而减少给患者在安静环境中带来不适应感——因为突然的大幅度刺激强度会给患者带来惊吓)

支持自定义刺激模式
(您可以在听觉诱发电位检查中应用您自定义的刺激模式,同时支持对P300检测中的两种声刺激信号进行自定义,可以独立为两种刺激信号校准)
II
高级数据采集功能
顺序测试
——可以将多种方案进行链接,当一种方案测试结束可以自动开始下一方案测试。
自动电极切换功能
——消除了当更换检测耳时,重新放置参考电极与地极的烦恼。
残差噪声计算功能
——检测中根据残余噪声自动调整平均次数而不是一概的应用同一种平均次数从而达到波形的优化。
Fsp计算
——在采样的过程中,有一段专留给用户的时间,可以对ABR波形进行在线分析,根据特定的标准,决定是否已获得可靠的诱发电位波形,停止叠加。
分别记录不同极性刺激的诱发电位波形
——可以同时或分别现实疏波、密波或交替波刺激所诱发的波形。对于可以听神经病的患者,可以提供方便的工具检测耳蜗微音电位。
III.数据分析特性——
多重界面波形显示功能;数字化滤波器功能;多时段显示功能;多次检查回顾功能等
IV.个性化选择——
可以根据个性化需求制定数据采集方案;具有功能强大的患者数据库;灵活的报告格式;用户自定义“正常结果”模板等。
独有功能特点
美国Bio-logic脑干听觉诱发电位(AEP)除具有听性脑干反应(ABR)、耳蜗电图(ECohG)、电刺激听觉脑干诱发电位、40HZ相关电位等功能外选配独特的“耳蜗积水分析掩蔽程序”、“听觉处理生物学标志(Bio-Map)”等功能。大家对听性脑干反应(ABR)、耳蜗电图(ECohG)、40HZ相关电位等基础功能都是比较了解的,所以我们在下面主要介绍电刺激听觉脑干诱发电位(EABR)、“耳蜗积水分析掩蔽程序”、“听觉处理生物学标志(Bio-Map)”的应用。
I.    
听性脑干反应(auditory brainstem response ,ABR)测试
通常给复筛不通过的儿童进行听性脑干反应(auditory brainstem response ,ABR)测试,ABR 是声刺激引起听神经和脑干各级神经核的电反应,能表达出耳蜗、听神经和脑干听觉通路的活动,上世纪70 年代即应用于临床听力检查,是一种客观的听力测定方法。一般采用短声刺激,从头皮电极上记录由听觉通路传导的电位活动,通过测量波形、波幅和潜伏期分析脑干的功能和听力受损的程度。使用这种技术作为听性反应阈值的量度时,短声诱发的ABR 在1000~4000 Hz 频率范围的听敏度呈高度相关,一般以能引出可重复的波Ⅴ的最小声压级作为ABR 的阈值。目前新生儿听力筛查标准一般为ABR 阈值≤35 dBnHL。当不存在外周(如中耳或耳蜗) 听损伤的情况下,ABR 能检查出听神经病和神经传导异常。通常让儿童口服水合氯醛使患儿入睡,在患儿用药入睡后约需30-45分钟进行测试。当患儿入睡后,分别于耳后、前额、头顶中心皮肤放置电极,同时注意不要伤害和惊醒患儿,然后戴上耳机。耳内给出不同的短纯音和短声,通过电极将记录听神经对这些声音的反应,并以图形的形式显示在计算机屏幕上。包括镇静过程在内,此过程约需2小时。
ABR 用于新生儿听力筛查的优点: ①能同时反映从耳蜗到听觉脑干中枢的整体情况; ②具有可靠的阈值; ③可观察到新生儿听觉通路的发育情况;④结果客观、不受被检者年龄、合作性等的影响,是婴儿和低年龄儿童进行听力评价的首选方法。
ABR 用于新生儿听力筛查的局限性: ①在刚出生的新生儿阳性率较低,一般到3 个月后听觉系统发育比较成熟; ②耗时较长,40min 以上; ③要求婴儿安静或睡眠状态。因此作为筛查方法有局限性。
II
.耳蜗积水分析掩蔽程序(CHAMP)
耳蜗积水分析掩蔽程序(CHAMP)可以筛查耳蜗水肿的存在,常用于美尼尔氏病检查——病人有耳蜗(内淋巴囊)水肿的自发性综合病症,同时伴有偏头痛性眩晕、耳鸣、波动性听力损失及耳涨或耳压感觉。
III
.听觉处理生物学标志(Bio-Map)
听觉处理生物学标志(Bio-Map)主要是用于诵读困难(Dyslexia)、中枢听觉处理障碍(Central Auditory Processing Disorder (CAPD))、特殊言语损伤(Specific Language Impairment)、学习障碍(Learning Disability (LD))、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ADHD))等疾病的分析,有相当一部分8—12岁儿童学习困难都是因为这些因素引起的,而以往对于儿童学习困难疾病的诊断和治疗都主要考虑为心理疾病,通过研究发现有30%的诵读困难(Dyslexia)、学习障碍(Learning Disability (LD))、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的儿童是因为有听觉中枢处理障碍,如果这些儿童按照心理治疗方法来治疗是无法达到治疗目的。
IV
.电刺激听觉脑干诱发电位(EABR)
电刺激诱发的听觉脑干诱发电位(EABR),可分为术前EABR和术后EABR。术前EABR测试即指鼓岬电刺激EABR,随着人工耳蜗技术的发展,由于鼓岬电刺激主观行为学测试存在局限性,客观鼓岬电刺激听觉脑干反应(EABR)测试在临床中显得越来越重要,能够指导人工耳蜗植入病例的选择和植入耳侧别的选择,能够避免植入无效现象的发生,提高耳蜗植入的成功率。人工耳蜗术后的EABR测试对植入人工耳蜗的效果可以客观评价。
V
 美国Natus公司Bio-logic脑干听觉诱发电位(AEP)还可以根据用户的需求加入筛查型耳声发射(OAE)、诊断型耳声发射(OAE——SOAE、DPOAE、TEOAE)及多频稳态测试等功能。
脑干听觉诱发电位检查(AEP)的临床意义:
美国Natus公司Bio-logic脑干听觉诱发电位(AEP)系统采用模块式的功能选择模式,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要求选择功能搭配
脑干听觉诱发电位检查(AEP)用于听力障碍的确诊、定位诊断;评估患者从外耳到脑干听通路的功能,常用于新生儿及婴幼儿听力检查、器质性聋和功能性聋的测定;耳蜗积水及听神经瘤等疾病的诊断。
1.判断婴幼儿的听力情况及脑发育情况:如小儿是否因听力因素所致不会说话,观察脑瘫、新生儿高胆红素血症对听力的影响等。
2.检查不合作患者的听力:如癔病、诈病等。
3.早期明确脑干功能损害:如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所致的眩晕。
4.耳毒药与外周神经损伤。
5.后颅窝肿瘤:如小脑桥脑角肿瘤、脑干髓内肿瘤。
6.脱髓鞘疾病:多发性硬化等。
7.脑干血管病:脑干出血、脑干梗塞。
8.遗传变性病:以周围神经、小脑为主的。以中枢神经为主运动神经元病等。
9.神经系统病征:耳鸣、面神经麻痹等。
10.昏迷与脑死亡。
11.急性颅脑外伤的监护和预后判断。
12.监测昏迷和确定脑死亡及手术中监测